Bahá’í Faith

《蒙古编年史》:在成吉思汗的土地上的巴哈伊信仰冒险

Scenic view of the Mongolian landscape, symbolizing the journey
Description:
在《蒙古编年史》中发现到蒙古一次巴哈伊教义之旅的本质。这是一个关于冒险、文化沉浸,以及巴哈伊信仰在成吉思汗土地上的深远影响的故事。
Chad Jones
《蒙古编年史》:在成吉思汗的土地上的巴哈伊信仰冒险
by Chad Jones
一次到蒙古的巴哈伊教义之旅,充满了冒险、文化交流,及灵性的发现。

蒙古编年史:在成吉思汗的国度中的巴哈伊冒险

第一章:阿拉斯加的癫狂 - 冒险即将开始

你有没有感觉像一只被关在笼子中的鸟,渴望展翅高飞?那就是我,在阿拉斯加的朗格尔,因一场工业意外而拄着拐杖走了整整一年。我的妹妹安妮莎刚从高中毕业,加上我们的朋友亚伦,我们都急切地渴望着一场重大的变革。我们哪里知道,我们即将迈出的下一步竟会带我们到达蒙古的辽阔草原!

准备工作:学习、筹款和出发

准备工作是一场思想和精神的马拉松。我们全心投入到《坚固柱》、《神圣正义的降临》以及《曙光初现者》的学习中,夜晚都沉浸在丰富的巴哈伊教义之中。筹集资金是另一场冒险 - 我们给朋友们写信,通过匿名捐赠点燃他们的支持之心。这是最纯粹的基层支持,为我们的蒙古之旅提供了动力。

一个名叫阿尔泰的天使:我们在蒙古的惊喜欢迎

想象一下,带着目标却不懂当地语言,来到一个新国家。那就是我们,从中国飞来刚抵达蒙古的新手,踏入未知之地。我们的第一次遇见?阿尔泰,一个向导,就像变装的天使一样,带我们游览了城市的文化奇迹。他为我们找到了酒店,帮我们安顿下来,并拒绝了任何报酬,他的慷慨让我们钦佩不已。我们哪里知道,这只是我们蒙古冒险的开始。

蓬勃发展的巴哈伊社区

第二天,我们找到了巴哈伊社区,他们热情地接纳了我们。随后我们在全国上下展开了一连串的活动,只要有可能,就围坐在营火旁分享《曙光初现者》的故事。

到处的人们都十分慷慨和友好。我们在全国上下旅行,到访新的社区,围绕篝火讲述故事。

最终,我们回到了乌兰巴托,处理一直存在的签证问题。在我们即将结束访问的前一个多星期,我们向国家精神教育机构寻求建议,探讨如何最好地利用剩下的时间。天啊,她提供的建议简直了不起。她的建议是:前往东部,开拓乌勒干。

我觉得那个地方听起来耳熟……等等,那不是成吉思汗的故乡省份吗?她仿佛不以为然地回答“是的”。

征服征服者

如大多数巴哈伊信徒所知,“开拓”(fataha)这个词也有“征服”的意思。我们被要求开拓历史上最伟大的征服者的故乡省份。哇喔!肖吉·阿芬第一定会为此欣喜若狂!

乌勒干与神圣计划

乌勒干在呼唤我们,这片土地沉浸在成吉思汗的遗产之中。我们的旅程?乘坐火车到达一半的路程,然后兴奋地混入产货卡车,靠搭便车和秘密行动前进,躲避着遗留下来的共产主义禁令。共产主义政权刚刚倒台,法律尚不明确。

当我们到达后,我们很快就与一个尚未开业的酒店的老板成了朋友 — 这里成为了我们临时汇集有兴趣的探索者的巴哈伊中心。整个小镇都因为兴奋而沸腾。

在某个时刻,我们都一时兴起决定离开城市并步行。当我们转过一堵破旧的半倒塌的砖墙时,一个小女孩抬头看到我们,惊讶地尖叫起来。她跑向我们,紧紧抓住我们的手,一边将我们拽向家的方向一边大喊“他们来了,他们来了。”显然,她妈妈前一晚做了个梦预见到我们的到来,并让女儿在墙边等我们。尽管梦让妈妈相信了,女儿还是有点怀疑,毕竟他们从未见过美国人。在乌勒干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一群美国人呢?

这就像是神圣计划的风轻轻地推着我们前进。

拥抱游牧民的好客之道

在整个国家,蒙古以文化的织锦在我们面前展开。奶茶和丰盛的餐食成为我们的主食,艰苦的旅行只增加了我们冒险的紧张感。但蒙古的心脏在哪里?就是它的好客。进入一个格尔(蒙古包)而被无言地欢迎,只有共享餐食的温馨——就像是迈入了一个开放的心和家是常态的世界。

培育一个新的巴哈伊社区

离开乌勒干后,我们充满希望,成为了一支热情洋溢的青年队伍。我们直奔北部的青年夏令营,与大家见面并告别。乌勒干的新社区派出了一车装满新巴哈伊青年的卡车,他们渴望与其他人见面并与新社区融合。

他们的热情是有形的,在蒙古首次青年夏令营中汇聚。想象那个场景 —— 年轻的巴哈伊们,建立友谊,他们的笑声和谈话融合成团结和新发现身份的旋律。

启动“瓦希德”计划

到达北部后,我们意识到还有几千美元的未使用资金。在蒙古,旅行和食物非常便宜。

于是我们与教导委员会坐下来规划。只需花费50美元/月就可以赞助一个宣传者开拓该国剩余少数未开发的省份。有了我们剩余的资金和热心的志愿青年,我们可以接受这个挑战。

我讲述了一些故事,关于《活字》如何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席卷伊朗,传播巴布启示的消息。为了引发《曙光初现者》的激情,我们将该项目命名为“瓦希德”计划。

我们非常兴奋,甚至发了一封电子邮件到海法请求祈祷。回信说,国际教导中心愿意为该计划提供匹配资金!

阿尔泰的再次登场:一个不经意的告别

蒙古的这段时光多么激动人心……但我们的阿拉斯加之行即将结束。

我们的蒙古之旅即将结束,我们搭上了南行的火车。我们的计划是乘火车前往北京,然后从那里飞回家。

自从第一天遇到巴哈伊后,他们就为我们提供了优秀的翻译。我们都忘记了初到时的无助感。站在乌兰巴托的火车站时,我们意识到我们不知道如何购买车票……也找不到会说英语的人。

就在快要放弃希望的那一刻,安妮莎让我们笑了,她指出每当我们需要帮助时,上帝都会派一个天使来。所以我们应该信任。

就在那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后面叫住了我们。那是阿尔泰,我们的向导天使,他想知道我们在蒙古的访问情况如何……

结论:对神圣计划和我们的旅程的反思

当我们的火车穿过辽阔的戈壁沙漠时,我们不禁惊叹于‘阿卜杜’巴哈一百年前在明信片上的几个字竟有如此力量,穿越时代的回响,将我们这群来自世界另一端的阿拉斯加小队投向最偏远的东方角落。

About Chad Jones

Chad Jones, an Alaskan fisherman turned global explorer and software developer, has an insatiable thirst for adventure and cultural exploration.